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黄益平: 尽量避免打大规模金融战
发布时间:2019-08-14 10:13 来源:

“要对最坏的情形做一些预案,但是尽量避免主动去打大规模的金融战。”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8月10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表示,“尤其是前一段时间有不少专家提出来,我们应该主动大幅度的贬值,或者是主动的大幅度的抛售我们手上持有的美元,我自己看来这应该就是那种所谓的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策略,尽量不要走这样的路。”

北京时间8月6日,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中国8月6日发表声明称,中国实施的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的浮动汇率制度,在机制上汇率就是由市场供求决定的,不存在“汇率操纵”的问题。今年8月以来,汇率出现一定幅度贬值,主要是全球经济形势变化和贸易摩擦加剧背景下市场供求和国际汇市波动的反映,是由市场力量推动和决定的。

以下为演讲实录:

黄益平: 尽量避免打大规模金融战

第一,这一点确实有点无理取闹的意思,基本上是“说你操纵,你就操纵”一般按照美国国会的决定,是看三个指标来决定一个国家是不是货币操纵国。第一个是双边贸易失衡是不是200亿美金以上。第二,一个国家经常项目顺差,是不是超过GDP的2%。第三,这个国家的央行或者每年在外汇市场上的干预是不是超过GDP的2%。

按照这三个指标来说,我们过去几年都是在第一个指标上大概是符合的,所以中国在过去几年一直是列在观察名单上,就是说有一点点小问题,但没有到达操纵的地步。

即使是第一个指标,中国对美国双边贸易的逆差在相当程度上是全球产业链的一个结果。因为最重要的是,中国对世界的贸易平衡,基本上已经大概在接近零左右,也就是说我们不存在非常明显的失衡的问题,而且即便是最后这一个指标,我们对美国双边贸易的顺差其实最近也在大幅度的下降。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按照这样的标准判定中国说是汇率操纵国,我觉得不太讲道理。

我们的汇率体系,从2005年以来就是有的浮动,参照一揽子货币浮动,2005年以后都是缓步升值,到了2014年底2015年中之间发生了一些改变,2015年以后我们的货币出现了一些阶段性的贬值或者贬值的压力,确实是我们看到有一些变化,但核心我们的汇率政策体系是一个有的浮动。

我自己理解,央行对于外汇政策的操作,大概是三个方面比较重要的目标或者是三句话。

第一,扩大汇率的弹性。第二,逐步走向由市场机制决定汇率水平。第三,保持汇率在均衡、合理水平上的相对稳定,在短期内尽量减少过度的波动。

从手段上来说也有几个方面,一是决定中间价的决定机制,二是确定汇率的日波动区间,三是买卖外汇,四是跨境资本流动。我们现在2005年以来一直延续的这样的一个体系。如果是我们看过去大概在2017年以来到现在的变化,基本上能看出来,实际上央行几乎很少直接在外汇市场上买卖外汇,也就说直接干预和操纵已经是比较少。

浮动,主要是通过“逆周期因子”外汇体系和我们以前相比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甚至有的专家或者是官员也曾经提出,在过去大概这一年多两年的时间期间,我们其实几乎实现了接近清洁浮动。

我们看另外一个指标,汇率灵活性,从12个月平均汇率波动率来看,2010年年底,汇率波动率不断上升,到了2019年年初的时候,波动率几乎跟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波动率非常接近,比如美元、日元和欧元。也就是说我们的灵活度其实现在已经是大幅度提高。

这听起来有一点,我觉得更应该说是,中国应该是一个汇率不操纵国,而不是一个汇率操纵国。他认为你有问题是因为你不再操纵,不阻止它,随着市场推动而贬值。

更有意思的是,几个月以前IMF官员跟我说过一个情形,他说你们要考虑,就是其中的一种情形,有一天特朗普不高兴了,贸易战加剧,把汇率给打下去,他反过来说,说你操纵汇率。这周末到上周初基本印证这位官员说的事情。

一开始我们在贸易谈判过程当中他单方面说要再加10%的关税,这个一宣布,市场不稳定,大家感觉也可能出现一些新的变化,市场的信心下降,面临新贬值压力,这样的背景下,他说中国在操纵的汇率,这一点,我是觉得不讲道理。

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意识到,我们过去一直有一个观念,我相信这是特朗普的观念,货币贬值对一个国家经济增长是有好处的,我们货币贬值是占了他的便宜,是为了得利,这是很过时的观念,我们一般认为贬值对汇率有好处,你考虑是贸易渠道,比较疲软的货币有助于扩大出口的竞争力,所以对增长是有利的。

我们在2015年下半年的时候,大家看到货币在贬值的时候,净资本流入明显减少,原因就在于大家持有的意愿会下降,钱都愿意往外走,这对增长是不利的,我们有很多实证研究发现,在今天的中国金融渠道的作用已经远远超过了贸易渠道的作用。换句话说,即使认为一个弱是有利,实际上对中国经济增长也不见得是有利的。我觉得这个规律大概是对的,对中国可如此,对美国更如此,所以我其实不是特别看好特朗普遏制美元的政策,因为美元对于资本市场对于服务业的依赖度远远超过中国。

最后简单说,大家应该怎么办?

第一,要对最坏的情形做一些预案,到底特朗普会做什么,我们要做一些分析判断,有一些防范,但是尽量避免主动去打大规模的金融战。尤其是前一段时间有不少专家提出来,我们应该主动大幅度的贬值,或者是主动的大幅度的抛售我们手上持有的美元,我自己看来这应该就是那种所谓的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策略,尽量不要走这样的路。

第二,我们过去一直说,我们应该尽快走向有的清洁浮动,我觉得也许应该在这样的环境下,加快走向有的清洁浮动的好处,可以增加政策的透明度,减少误解。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进一步推动国际化,包括明年IMF要重新对SDR做评估。在这些背景下,我觉得进一步推动,对我们自己有好处,对于减少中国和世界之间的这种误解也有好处。

最后,我们尽量不要跟着特朗普的指挥棒起舞,我们还是要做自己的事情。归根到底我们40年来怎么实现高速增长,怎么样实现稳健增长,归根到底还是改革开放的事情,我觉得把主要的精力集中到下一步要做什么,有很多事情要做。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汇率

“汇率”亦称“外汇行市”或“汇价”,是一种货币兑换另一种货币的比率,是以一种货币表示另一种货币的价格。由于世界各国货币的名称不同,币值不一,所以一种货币对其他国家的货币要规定一个兑换率,即汇率。从短期来看,一国的汇率由对该国货币兑换外币的需求和供给所决定。外国人购买本国商品、在本国投资以及利用本国货币进行投资会影响本国货币的需求。本国居民想购买外国产品、向外国投资以及外汇投机影响本国货币供给。在长期中,影响汇率的主要因素主要有:相对价格水平、关税和限额、对本国商品相对于外国商品的偏好以及生产率。